您的位置:

首页> 玄幻仙侠> 【碧海墨锋】第一部墨染红尘 江湖血路 卷一 墨血北向啓江湖 终章《彼岸弦音-1》

【碧海墨锋】第一部墨染红尘 江湖血路 卷一 墨血北向啓江湖 终章《彼岸弦音-1》 - 【碧海墨锋】第一部墨染红尘 江湖血路 卷一 墨血北向啓江湖 终章《彼岸弦音-1》
身在中原,一顿饭若想尝遍天南地北,品尽山珍海味,虽是艰难,但若遇名厨又富有财力,奢侈一顿倒也并非天方夜谭,只是像金成峰这般,顿顿有珍鲜,种类各不同的奢靡吃法,就连锦朝天子也不曾享用过。
    西域的沙比目,北海的冻鳞鲤,南疆的野麝獐,东岛的竹舂稻,地域不同,生长时节也不尽相同。沙比目生于西域的万裏黄沙,开春时节最爲个大,肉质紧凑富有弹性,鲜而不柴,全然不似沙漠之物;冻鳞鲤则需在北海最爲寒冷的时节,身上鳞片方才冻结,此时之鳞,遇高温而不化,辅以滚油一煎,非但香气四溢,口感脆爽,更有冰凉之气,去火避暑;野麝獐生于南疆深山之中,平日极爲机警,即便是最有经验的猎户,一年也不过觅得两三只,然而这野味珍贵之处并非只是量少,而是其天生异香,若有巧厨能将其香烹入其肉,两相叠加,即爲人间至味,反之则淡而无味,惹人厌弃;东岛四面环海,鲜有纵深,常年受海风吹拂,风雨频繁,故産稻颇丰,而竹舂稻却是异类,只能生于深山隐裏,翠竹林边,背阴而长,若结穗前受海风日照过多,则失其香,去其味,与凡米无异。
    这四味涵盖西域之春,北海之冬,南疆之夏,东岛之秋,四地四时,本就极难彙聚,遑论一桌尽得?然而这般奢靡的一餐,在金钱山庄的饭桌上,再爲平凡不过,每隔几日便会见到。
    金承乾端着手中的那碗绿玉竹舂饭吃的心不在焉,毫无落箸之意。金成峰与玉天一倒是心情颇佳,狼吞虎咽着一桌饭菜。
    金成峰见儿子似有心事,便放下碗筷,问道:“乾儿,你不饿麽?中午你就没吃几口。”
    金承乾自然是有事烦恼,听老爹问话,调过脸去没好气的回道:“不饿不饿,你吃你的饭,莫要管我。”
    “嘿!你这小子!”金成峰瞪眼道:“怎麽跟你老子说话的?你他娘的玩女人玩傻了?”
    金承乾不悦道:“那女人都被你们玩傻了!这我还玩的有个鸟毛意思?换你来等一个月,却等来个被玩坏的女人,他娘的你乐意啊?”
    金成峰一时语塞,只得又问候了几声自己儿子的娘亲。一旁玉天一突然道:“听话的女人自然有听话的玩法,少主不介意,本天主道有个新奇的玩法可以与二位分享分享。”
    金承乾瞥了玉天一一眼,不禁冷哼了一声。他虽是嘴上埋怨陆玄音被调教的言听计从,让他无甚乐趣,但陆玄音容貌身材气质仍在,甚至较以前更爲诱人,又怎会让他失望?他未说的是,方才三人同房玩弄墨家主母时,他明显能看出,只有玉天一插入陆玄音时,那美人的反应最大,回应也最爲热烈,这一下就把他们父子俩比了下去。那方面爷俩都没人厉害,这令他妒意丛生,对玉天一也开始抱有敌意。
    一听又有新玩法,金成峰顿时又来了兴趣,也不再理会儿子,忙问道:“怎麽个玩法?”
    玉天一一口“沙海绿洲行比目”入口,这才慢悠悠道:“金庄主这裏的山珍海味真是层出不穷,这沙比目算来我已有六七年不曾吃到,真是怀念的紧。”
    金成峰急道:“莫要卖关子,说正事。”
    玉天一笑问道:“不知庄主平日用膳,是否只会坐在桌边?”
    一旁金承乾好没气道:“难道你们西域是蹲茅厕裏吃不成?”
    玉天一嘴角一抽,心中连连安抚自己此身爲客,需一忍再忍,这才强行挤出一丝假笑。
    金成峰忙呵斥道:“你小子他娘的怎麽说话呢?”随即又对玉天一道:“也不尽然,古几(注1)、金盘都有用过。吃饭嘛,不论在哪,都得有个台子,至于躺着还是站着,这得看心情不是。”
    玉天一点头道:“那是自然。不过庄主可曾听闻东岛有一种桌子,叫作女桌?”
    金成峰一愣,摇头道:“不曾。”
    玉天一随即解释道:“所谓女桌,顾名思义,便是用女子作盛,将美食置于其裸躯之上,用膳时活色生香,赏心悦目矣。”
    金承乾听罢,不禁笑出声道:“早闻东岛弹丸之地民风癡妄,乃是癫邪之邦,龌龊无耻远胜另三片蛮夷,不想在此道竟还有些名堂。”他一番话,顺带连玉天一一并骂了进去,若非寄人篱下,玉天一早将他大卸八块了。
    “东岛之民,自魔神信玄被诛,便现分裂状态,如今剑神青舞无冥、军神龙升武藏与拳神神权烈各据一方,混乱不已,早在老夫从商前,便已没了经营的价值,所以也并未太过关注。”金成峰道:“不过玉兄这法子,倒是有趣的紧,正好在饭口,不如顺手一试?”
    金承乾已等不及道:“我这就把那美人喊来,老爹你当备个好点的桌子才是。”
    金成峰佯怒道:“当你老子我不知道麽?要你小子多嘴?滚去喊你的美人去!”
    金承乾这边入屋去找陆玄音,金成峰已吩咐下人去选一张上好的长桌擡来。
    三人吃饭之时,陆玄音也正在裏屋用饭休息,她接连鏖战三男,功体又被抽除仅余一成,身子早已疲累,只裸身坐在桌边小憩,不料却见金承乾突然闯入,将她拦腰抱起,只当他猴急,又想要自己,忙推拒道:“少主人不必着急,让玄音上床服侍您不迟。”
    金承乾哈哈笑道:“上什麽床?上桌去!”
    陆玄音只觉莫名其妙,但她方被调教服帖,此刻已是十分顺从,便依偎在金承乾怀中,任由他将浑身赤裸的自己抱到殿外,心道:“这些淫徒又要换什麽花样对我?”然而疑虑间,心中却已多半是期待之情,渴望着新一轮的肉体愉悦!
    二人来至外殿时,殿堂中央已摆设好一张金边银丝黑纹桌,另有一桌备在一边,琳琅满目的精緻佳肴已源源不断的从殿外端来。
    陆玄音虽已屈服,却并非淫蕩,自己的赤裸胴体就这样毫无遮拦的暴露在一个个端菜小厮的眼前,顿时惊叫一声,把脸埋入金承乾怀中,身子更是缩成一团,不敢见人。
    金承乾哪管她的廉耻,将她娇躯往那黑纹桌上一放,道:“美人,乖乖躺好,可不要乱动。”
    “这……”陆玄音虽是迟疑,却不敢违逆,只得强忍屈辱哀羞,将身子仰天躺平,忐忑间,丰满玉润的酥乳微微摇晃,煞是诱人,引的一衆负责上菜的小厮不禁都看直了眼。
    承受着衆人那毫不遮掩,满怀欲火的灼热眼神,陆玄音只觉身子再度燥热起来,蜜穴中不由自主渗出点点晶莹爱液,竟是已经动情。“这是要一起吃饭吗?还是说……只是把我当成件货物展览,供他们吃喝时享乐?”
    正当陆玄音疑惑不解时,忽闻“噗通”一声,随后便听“稀裏哗啦”一阵瓷碎之声,竟是有名小厮盯着墨家主母的裸躯看的出神,不小心撞上前人,将托盘中的菜肴打翻一地!
    那小厮见闯了祸,赶忙跪下磕头道:“庄主,小的知错了!还请饶了小的一命!”
    金成峰却面无怒意,淡然道:“你打翻的,是什麽菜?”
    那小厮颤抖道:“回……回庄主,是……是……翠玉丸子王枪鱿。”
    金成峰淡淡道:“哦……王枪鱿麽。损人东西,等价赔偿,这道理,你应该懂吧?”
    那小厮已是惧的满头大汗,牙关颤抖着答道:“小的……知道……”
    “嗯……这王枪鱿,得从黑潮海深海捕捉,再经冰车日夜不停运送两日半方可到达,这道菜,成本当在三百五十两上下,你,可赔得起?”
    那小厮哭丧着脸道:“庄主,小的一年也就能赚三十两上下,这三百多两,如何赔得起?”
    “哦,这样……”金成峰问道:“那,你可有姐妹,或是妻女?”
    那小厮不知他爲何问起这个,老实答道:“小的乃是独子,并无兄弟姐妹,只在去年讨了房媳妇。”
    “嗯。”金成峰点头道:“那就好办,把你老婆卖与我,我算你一百五十两,剩下二百两,从你每月半数的例钱相抵,直至还清爲止。”
    那小厮一听竟要把媳妇送上,顿时哭喊起来,连磕响头哀求道:“庄主!庄主!您行行好,小的二十六才讨了这房媳妇,这成婚才一年,说什麽也不能卖媳妇啊……那个……那个……小的每年用例钱还二十两,再服侍庄主二十年、三十年都行啊!求求庄主,别让我媳妇抵债!”
    他说的声泪俱下,头磕的已淤肿一片,陆玄音在一旁看的很是伤感,她家破人亡,自己身陷魔窟,最见不得这番情景,不禁求情道:“庄主,他也非有意而爲,庄中女侍也并不缺乏,何苦定要拆散他们夫妻二人来抵债呢?”
    一听有人爲他求情,那小厮忙不叠向陆玄音磕头道:“多谢仙子!多谢仙子!”
    金成峰一扭头,嘲笑道:“陆夫人,你是触景生情了吗?但此事轮的到你来插嘴吗?”金承乾亦猥笑着附和道:“就是,美人你不要多话,乖乖的等我来插嘴就好了。”玉天一却在一旁暗自皱眉:“我之前所玩的小道姑经受一番调教后,见了男人便移不开步,而她虽在床第之间已然屈服,本心却有所保留,看来希音观位列中原道门三观之一,果然有些真材实料,不然那籁天声也不会年纪轻轻便名动天下了。”
    “仙子”求情无果,那小厮只得又把头调转向金成峰道:“求庄主开恩,求庄主开恩呐!”
    金成峰厌恶的撇了撇嘴,一挥手,道:“罢了,老夫今天心情不错,你们继续吧。这下人就用他八成月例来偿债,利息按一分算。”
    这一分利,看似不多,但每月利加利,利滚利,到最后的总数远超三百五十两,这样一来,那小厮几乎等于是这辈子都只能以半价在此做工。陆玄音出身商贾世家,自然清楚内中玄机,只是若劝人拿老婆抵债,无论那人还是自己,都是万般不肯的,思来想去,也只能任由他去。
    衆小厮们噤若寒蝉,再也没人敢去多瞧陆玄音一眼,各自小心翼翼的端好手中菜品,整齐的置于方桌之上,便接连退开。金承乾已迫不及待道:“老头子,开始吧!”
    金成峰却一摆手,止住他的行动,来到陆玄音面前,问道:“陆夫人,你每日快活忘我,怎会突然善意大发起来?”随即面色一冷,道:“你爲他求情,意义何在?可是对老夫做法産生质疑?或是……你想到自身遭遇,对老夫存有恨意,故而想给老夫使道绊子?”
    陆玄音不敢看他,歪过螓首小声道:“回庄主,玄音承庄主雨露滋润,早已快活似仙,身心已俱属庄主,怎会有仇思存留?只不过见他可怜,发发善心而已。”
    金成峰哂笑道:“哈,你这心,可发的不太善呐。”
    陆玄音道:“庄主何意?玄音不解。”
    金成峰道:“那小子一年所赚陡然削减八成,这回去以后,该怎麽跟他老婆交代?他老婆又怎能忍受这突如其来的巨债?他在这不愿交出老婆,到头来,只怕债还没还完,老婆便自己跑了。”
    陆玄音当即反驳道:“夫妻恩爱,怎会因这点挫折而各自分飞?想当年我……”她说着,陡然想起与墨纵天在一起的美好时光,想到已是天人两隔,泪水顿时又流落下来,哽咽道:“我离开陆家嫁入墨家,家财去了何止八成?但我不仍过得很好?”
    金成峰摇头道:“陆夫人你出身名门,虽然下嫁颇有落差,但仍是吃穿不愁,不过是活的不如从前惬意,然而这等贱民,所有财産只够正常度日,若再削去八成,连吃饭都成问题,还谈什麽夫妻同心?”
    陆玄音坚定道:“即便如此,我依然相信他们夫妻二人会齐心协力,渡过难关!”
    金承乾在一旁不耐烦道:“老头子,我说了这女人被你们玩傻了吧?趁还没彻底癡呆,赶紧多玩一会是一会了!”
    金成峰看了儿子一眼,点头笑道:“不错,你既已服帖,那便失了趣味,再过两天就该送走了,趁现在多享受享受吧。”
    陆玄音突觉不妙:“送走?庄主这是要将玄音送去哪裏?”
    金成峰神秘一笑,道:“你以爲,爲什麽老夫要拿那下人的老婆抵债?送走,自然是送去有适合你们这种女人的地方,现在,你只要乖乖躺好就行!”
    陆玄音询问无果,只得依言躺下,这老淫棍现在、即将要做的事,她都琢磨不透,正思量间,忽觉乳峰一凉,擡头望去,竟是金承乾将一片橙红的生切冻鲜鱼肉置在她雪乳之上,忙惊问道:“这是要做什麽?”
    金承乾不悦道:“你只管躺好便是,剩下不要多问!”陆玄音无奈,只得乖乖躺好,由着三人在她玉体上任意施爲。
    金成峰三人也是头一次尝试这新奇的法子,玩的不亦乐乎,将满桌的珍贵食材不住的往陆玄音玉体上堆叠,不一会,希音仙子白皙的裸躯上已是五彩缤纷,如繁花盛开,秀美雅緻的锁骨上,各停有两只色泽鲜亮的无壳红虾尾,两肩各挑一盅玉皿,内盛绿玉竹舂饭,雪白细腻的乳峰上,来自沧澥海的星红鳟鱼堆叠成圈,中央挺立的乳首上,各顶着一勺乌黑清亮的皇鲟鱼籽,那两坨饱满圆润的鱼籽用各类香料酱汁腌过,乃是不可多得的佐酒佳品,再淋上一匙晶莹澄透清亮西域黄金葡萄酒,红绿黑黄斑斓相映,脂香果香融彙一体,风味之绝伦,令人观之已醉!
    陆玄音肥瘦正佳,稍见丰腴弧度的白皙腹上,四对碧绿的小叶芭蕉如麦穗状铺成两排,前两排,正是“沙海绿洲行比目”与“百彩春花会冻鳞”,这两道菜前者嫩黄翠绿相间,后者花瓣缤纷,冻鳞蓝亮,佐以碧绿蕉叶,层次分明,炫彩夺目,勾人食欲。后两排,却是新呈上的佳肴——“百鸟朝凤见金龙”与“大武八百炙(注2)”。“百鸟朝凤见金龙”脱胎于中原东南名菜“百鸟朝凤鸣金盘”,乃是取野山锦雉胸肉、花冠鹌鹑翅根肉、墨翅野鸳腿肉、八彩神眉雀颈间细肉,佐以金鳞白蛇肉精炖慢烩而成,味道鲜香醇厚,囊括陆空之味,层次分明,却又浑然一体。而“大武八百炙”乃是分别取乌犍牛牛霖、雪牦牛眼肉、牡丹牛霜花肉、南林水牛腱子、西北壮黄牛牛腩,将其中最优质的部分切成相同形状大小慢火炙烤而成,五条肉色泽各有细微不同,滋味也各具千秋,乌犍牛牛霖肉质紧密,香而不涩,雪牦牛眼肉口感细嫩,鲜香多汁,牡丹牛霜花肉柔韧肥嫩,入口即化,南林水牛腱子弹润焦香、筋膜爽脆,西北壮黄牛牛腩精瘦扎实,颇具嚼劲。这两道菜工序繁琐,费时费力,便是材料,也需从五界四海收集,正可谓“一菜千两,一饭万金”。
    陆玄音身上摆满美食,香气扑鼻,惹的她自己也食指大动,却只能看着三人在自己身上大快朵颐。筷子不时戳中或划过她的白皙肌肤,更带给她异样而无名的快感,不出一会,蜜穴中流出的甘美爱液已将黑纹桌缓缓浸染!
    活色生香,最是爽感。金承乾吃的痛快,嘴上亦不消停,问道:“老爹,我一直不懂,这美人夫家不是姓墨麽,怎麽你一直管她叫陆夫人?”
    金成峰亦是吃的不亦乐乎,满嘴流油,训道:“你懂个屁,这女人老惦记着她那死鬼相公怎麽行,自然是时时刻刻点醒她,告诉她她男人已经没了,她已经不是墨夫人了,这样她不就能认清现实,老老实实的伺候老夫了?”
    一旁玉天一听的暗自冷笑:“这言语攻势,未免也太拙劣了些!”却也不说破,只闷着头在吃。这些佳肴,这辈子恐怕也就只能在这裏享用的到,离了这裏,断不会再有如此奢侈,不如趁此时多捞一些,对自己伤势恢複也有助益。
    不多时,陆玄音身上的佳肴被三人一扫而空,酒饱饭足,三人眼中淫欲自然升腾,盯住桌上那娇美妇人。而陆玄音浑身也透出淡淡粉色,显是对即将到来的新一轮欢乐满怀期待。
    金承乾已有些迫不及待,张口就覆上陆玄音翘立的梅红乳首,嗞咂作响的舔吸着残余在她酥胸之上的黄金葡萄酒,就着方才皇鲟鱼籽余味,更觉芳醇醉人,不禁对金成峰道:“你们还在等什麽?她现在身上味道十足,正是最佳的品尝时机!”
    陆玄音听他言语颇爲诡异,芳心陡沈,不禁惊道:“他这是要做什麽?难道之前说将我送走,是要把我吃了不成?”想到此节,陆玄音娇躯顿时颤抖起来,眼中流出惊怕之情。
    金成峰见状,只道她仍在抗拒与自己交欢,面色不善的望向玉天一道:“玉天主,你不是说调教已成?怎麽她还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?”
    玉天一望了陆玄音一眼,无奈道:“少庄主,您说话不要那麽吓人,她保不準以爲您要吃了她呢。”
    金承乾一听,哈哈笑道:“什麽玩意,老子对人肉可不感兴趣,说品尝,当然是品尝女人的滋味了!再说了,玩完她,还得送去……”还未说完,金成峰就轻咳一声,道:“莫要多嘴!”金承乾赶忙收住话头,没再多言。
    金成峰望了玉天一一眼,道:“生意之秘,不便透露,玉天主不会介意吧。”
    玉天一笑道:“那是自然,小弟对庄主机密之事也毫无兴趣。不过少庄主说的不错,这贱人现在被美食浸过,确实是品尝的最佳时机,我们不如入屋再寻乐一番?”
    金成峰摇头道:“老夫也有些等不及了,干脆别进去了,就在这挺好!”说着便褪下裤子来到桌边,捉住陆玄音两只玉踝将她双腿提起,轻车熟路的硬挺多时的肉屌捅入南水仙子早已汁水泛滥的蜜穴之中!
    父子二人恣意狎玩着陆玄音更具风韵的美妙肉体,享受着这最后的肉宴狂欢!陆玄音饑渴半晌,也积极的凑上丰乳、擡挺腰肢,积极的迎合起这父子二人,享受着肉欲所緻的欢畅之感,再也不去想那亡夫爱子、命运去留!
    玉天一冷眼观看着三人的淫戏,却并未如先前一样加入其中,而是退至一旁,默默运功打坐起来。少个人分享美人,金成峰父子哪会介意?只管自己享乐就成。
    眼见日头西斜,从午饭十分到晚饭十分,就在这偏殿厅堂的黑纹木桌上,金成峰父子两根粗热的肉棒时而轮流插入墨家主母的湿滑蜜屄,时而一上一下同时肏弄着她的檀口美穴,时而又将她夹在当中一前一后的同时在她牝户菊蕊中驰骋不停,让南水仙子身上的三处肉洞皆充满着二人的浓白阳精!而心防被破的陆玄音就如这几日来一样,纵情享受着这刺粗鄙豪绅父子的连续奸淫,让二人的粗壮雄根不断将她送上肉欲巅峰,任由那迷魂一般的快感将自己沖击的头晕目眩!
    终于,道门仙子在蜜屄与菊穴在豪绅父子的白浊阳精沖刷中,攀上了一波最爲极緻的顶峰高潮,竟是身子狂颤痉挛,大叫一声,晕死过去!
    “带劲儿!”金承乾见陆玄音两眼翻白,也不管她死活,只把湿漉漉还滴着阳精的半软肉棒从她蜜穴中抽出,对做出同样动作的金成峰道:“过瘾,过瘾!我玩儿的差不多了,你可以把她送去了。”
    金成峰笑斥道:“死小子,说的跟你是我老子一样!”但还是唤来下人,指着赤裸瘫软在桌上的陆玄音道:“把她送到后殿去吧,但这是个高级货,把她洗洗单独关一间,不要跟其他人放在一起。”那下人连连称是,找了块床单裹了陆玄音,便把她抗出殿外去了。
    这边下人刚走,玉天一也起身道:“庄主,这几日来欢喜禅法您已尽数习得,小弟在此也逗留了一段时日,伤势已複原七八,是时候该道别了。”
    金成峰负手笑道:“既然如此,玉兄慢走,不送。”
    玉天一嘴角一抽,却道:“庄主,小弟临行,有一言相劝,还望你听上一听。”
    金成峰不禁看了他一眼,奇怪道:“说说看。”
    玉天一道:“庄主虽有心瞒着小弟,但依庄主性格,若非不能见人之事,绝不会忌惮在他人面前提及,故而小弟猜想,庄主定从事着某样生意,而这生意定然会令朝廷或是三教找上门来。”
    金承乾顿时目光一利,蹑步行至一旁,手已搭上佩刀刀柄!金成峰却是灰眉一挑,话间暗含杀气:“玉兄倒是细心,懂的看人呢。”
    玉天一无惧道:“庄主请放心,西域财收,有四成依赖与中原通商,而这尽由贵庄把控,若是小弟出卖贵庄,想必衆天之主第一个便饶不了我,此等不智之举,小弟断不能爲。”
    金成峰这才杀气稍敛,问道:“那你想说什麽?”
    玉天一道:“小弟爲我西域,断不会出卖庄主,但庄内之人却未必不会,若出了一两名奸细通报朝廷或是三教,那贵庄怕有灭顶之灾。”
    金成峰愣神半晌,忽然仰天大笑数声,道:“就这?这些事皆是老夫心腹在做,每年都有大把金银可拿,就朝廷那穷酸劲,跟老夫买些军备都要讨价还价,拿什麽能让他们背叛老夫?”
    玉天一道:“金银不能决万事,比如忠诚与信仰。我西域并无如此富有,却能得万民拥戴,便是这般道理。”
    金成峰不屑道:“忠诚,不过对钱效忠,信仰,也不过信于金钱,可这世上,又有谁有能力从我这裏夺走忠诚与信仰?”
    玉天一心知自己无法说服于他,歎道:“也罢,金庄主,贵庄可谓掌握我西域经济命门,小弟无论如何也不愿见贵庄遭人算计,但庄主既然不认同小弟观点,那小弟只好言尽于此,希望来日相见,仍可与庄主把酒言欢,品美修禅,就此别过。”
    金成峰又是负手笑道:“不送!”
    眼见玉天一消失在殿外,金承乾持刀凑到金成峰身边,问道:“爹,这人有点名堂,要不要……?”他说着,刀已半出,寒光四闪。
    金成峰斜了他一眼,思忖片刻,道:“不必了。他说的没错,中原会有眼红的、嫉妒的、仇富的人在想着给我们下绊子,但西域却犯不着跟钱过不去。”
    金承乾听了,亦觉得在理,于是收了刀锋,又问道:“老爹,什麽时候才会有新的美人送来?”
    金成峰坐在楠木大椅上,道:“快活林被毁,呼延逆心重伤,这美人一时半会是不会有新的送来了。”
    金承乾遗憾道:“那我们这段日子岂不无聊?”
    金成峰笑着从一旁的衣袋中取出一张信纸扔与金承乾,道:“这个美人,应比陆夫人要耐玩上不少。”
    金承乾疑惑的打开一看,却是那张晏饮霜的画像,顿觉一阵心跳加速,眼睛都直了,欣喜若狂的问道:“这就是下面要送来的美人吗?”
    金成峰点头道:“老夫答应呼延逆心,帮他解除一个祸患,事成之后,便有此女相送。”
    金承乾有些兴奋,亦担忧道:“这等美人,光看画像,就比以往玩过的任何女人都要出色百倍,他真的有心相送?”
    金成峰肯定道:“他呼延家与我做生意也有三十年了,这麽点信用还是有的。”
    金承乾道:“那再好不过。对了老爹,明年南水陆家的那场妍诗茶会,你可有兴趣?”
    金成峰白了他一眼道:“你小子,有兴趣的哪裏会是茶会?是陆家那‘天下第一美人’吧?”
    金承乾淫猥笑道:“不错,老爹,你看这陆涣之的女儿咱们都玩过了,他的孙女我们……”话未说完,却见金成峰猛然起身,喝道:“想都别想!”金承乾被他吼的一愣,又听他道:“这陆玄音是铁心嫁了个窝囊废,与陆涣之闹了别扭,彼此不相往来,我才敢找呼延逆心动手,那陆晗雪名气在外,又是陆涣之视若至宝之人,你若打他的主意,陆涣之又怎会放过你?”
    金承乾颇觉委屈,辩解道:“老爹,他南水陆家虽是百年世家,但我们金钱山庄这些年积累的财力早已超过他们,若真干起来,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!”
    金成峰怒斥道:“你也知道那是百年世家,百年底蕴!我们不把朝廷放在眼裏,那是因爲它连年征战,需要我们支持,可南水占据地利,四界战事无法影响到它,让它安逸壮大至今,就如同一颗巨树一般扎根在南水!若论单打独斗,陆涣之未必是老夫对手,商战,老夫也不会惧他,但这种怪物,即便我们比它强大,比它富有,也不要轻易招惹,因爲你不知道这树上是否栖着龙凤,也不知道它的根枝到底伸展到何处!”
    从小大大,金承乾还未见过狂妄自大的父亲对一个势力如此忌惮。他曾以爲金钱山庄不把朝廷放在眼中,自然也俾睨天下的一切,然而南水陆家,却把这优越感一举打破!
    “那……就是没戏了?”他悻悻的道。金成峰却道:“妍诗茶会你照去不误。”
    “嗯?老头子,你几个意思?”金承乾不解道。
    金成峰冷哼一声道:“你以爲那陆晗雪就只办个茶会那麽简单?十八未嫁,请天下英雄豪杰齐聚,真的只是喝茶吟诗?反正我是不信。”
    金承乾顿时又来了精神,道:“老爹,你的意思,是让我……?”
    金成峰颇具深意的看了儿子一眼,道:“能带回个陆家的媳妇,我们父子两就真的可以爲所欲爲了。”
    *  *  *  *  *  *  *  *  *  *  *  *  *  *  *  *  *  *  *  *  *
    夜尽天明,墨天痕从寺庙的一处僻静处醒转,他虽见过死人,也杀过几个,却也不愿挨着尸体入眠。见已有阳光射入屋中,他便起身往寺院后厨去寻些吃的,这寺院中人虽都是妖物,吃喝倒也与常人无异,伙房中面饼、蔬菜一应俱全,竟还挂着几吊腊肉香肠。
    “果然是妖物,在寺院中竟还能荤腥。”墨天痕腹诽着,想起以前听闻妖族吃人的传说,不禁望着那几吊腊肉打了个冷颤,自言自语道:“该不会是人肉吧?罢了,就面饼也够了。”
    他从不远处的井中提了桶水,生火把面饼蒸了,就着井水一连吃了三张,这才打住,把剩下的熟饼用布包好,準备带在路上作干粮。
    有了昨天的遭遇,他再也不敢大摇大摆的上街,想起之前与贺紫薰奔逃时做过的简易僞装,便先取了点院中的黄泥抹在脸上,又用竈中的碳灰把脸抹的髒兮兮、黑黢黢的,包裹横系在腰间,再去柴房寻了一捆最长的木柴,将墨武春秋藏在其中,这才背起木柴,循着昨天的逃跑路线往大路而去,寻找着前往金钱山庄的机会。
    不多时,墨天痕便寻到一处商路,虽不是昨天寻到的那条,却也有不少商客往来。墨天痕背着木柴战战兢兢的上街,刚走没几步,便有武人拿着画像,兇神恶煞的向他迎面走来!墨天痕顿时紧张起来,双脉已运元提气,準备随时祭出墨武春秋。
    那武人走至墨天痕近前,望了他两眼,露出嫌恶的表情道:“小子,打柴打傻了吗?看见人不会让路的吗?”却见墨天痕一言不发,紧张兮兮的盯住他,不禁“啧”了一声道:“罢了罢了,怕不是个真傻子!”说着便自行绕开,又对着画像寻找起来。
    原来,他这麽装扮虽谈不上高明,却也遮掩了自己的本来面目,让人难以认出。墨天痕稍舒了口气,继续往前走去,左右四顾,依然能见有不少武人拿着自己的画像东张西望,但走近他时,却都没能认出他来,这才放心,正思量找个路人问问如何前往金钱山庄,却突然被人拍了拍肩膀道:“小兄弟,先别走。”顿时吓的一个激灵,寒毛乍起!
    回头一望,却是个身着布衣的年轻男子正和蔼的看着他。墨天痕见他手中并无画像,也并未携带兵刃,这才反应过来,问道:“这位大哥,有事吗?”
    那年轻男子问道:“你这柴怎麽卖?”
    墨天痕哪裏知道一捆柴该卖几个钱?况且这柴中藏有兵器,他是绝对不能卖出的,但如果说不卖,不免又遭人怀疑,正紧张纠结间,又听那年轻人道:“小兄弟,那些店家一早就把柴买好了,你这个时辰才来卖柴,自然没人买,你随我去采购队吧,我给你称一称,一斤按五文算。”
    墨天痕自忖原来是遇上做买卖的人,但他哪敢卖给人家?脑中飞速运转,一时也想不到合适的托词。那人见墨天痕不语,只道他不信,于是亮出身份道:“小兄弟,在下是金钱山庄来的,负责帮忙采购些菜蔬柴火,不料今天很多樵夫给的量都不大足,离要求还差个数十斤,我只好上街找一找还有没有樵夫卖柴,你若不卖我,我只能去找一些店家高价去买他们的存柴了。”
    一听“金钱山庄”四字,墨天痕顿时眼前一亮,心道:“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我正思量着呢,它倒是自己寻上门了!”于是忙点头答应道:“那请大哥带路。”
    那人见他突然欣喜起来,对他前后大相径庭的反应有些奇怪,但只道他是个年轻樵夫而已,也未去多想,便领着他往东而去。
    二人来到驻地,早有车马在那等候,整车的鲜蔬瓜果、稻草干柴、牛羊肉类,还有几个做工颇爲精巧的大箱,正整装待发。见那年轻人引着墨天痕过来,领头人忙迎了上来,道:“你可算来了!这柴火够重吗?”
    那年轻人道:“这柴火挺大,估计有十来斤,应该够了。”于是取称过来一称,那秤砣竟是退到最远也不能挂下,不禁惊道:“小兄弟你好本事,这捆柴竟有三十多斤重,你一路背来竟然脸不红气不喘的。”
    那领头的急道:“你就别夸了,既然分量够了,那就赶紧装车回去吧,不然总管又要发飙了!”那年轻人也点头道:“是是,队长,既然超称,干脆你就取二钱银子给这位小兄弟吧。”纹银一两,可兑铜钱一吊,一吊钱便是一千文,那年轻人许与墨天痕一斤柴五文,这二钱银子,当是按四十斤来算。
    墨天痕哪会计较该拿多少?墨武春秋就在柴火之中,仅这一把剑就有三十斤上下,两钱银子换他爱剑,怎麽也是赔本的买卖。但他却欣然接过银子,连声道谢便转身离去了。
    任务完成,金钱山庄衆人也不敢怠慢,只听那队长吆喝一声,车队便开动起来,宛如一条长龙,浩蕩而去。而车队后不远处,却见那满脸碳灰的布衣少年去而又返,紧紧的尾随其后!
  • 

    未满18岁的请勿观看广告联系:hkcom838@gmail.com

    © 2020 hxc5.com含羞草免费在线影院 Theme by 亚洲伊人色综合网站,大香线蕉第一 99精品视频区另类AⅤ 成色爱欲免费观看 青青国产偷偷,五月丁香亚洲综合色,久久本道综合久久伊人...